您现在的位置 :玄机图 > 跑马图玄机图 >

第一章 天降绣球

发布时间: 2019-08-11

  繁华的街道上,商铺鳞次栉比,小摊摆满了道路两旁,吆喝声此起彼伏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  正午的太阳太毒,坐在外面乞讨屁股会被烫熟,等到再过一个时辰,天气凉上一些,他们才会出去讨饭。

  那是一个年轻人,面色苍白,身着素色衣袍,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已有数个时辰。

  “那些人下手是重了点,但这书生的身子骨也太弱了,不抗揍,都躺了几个时辰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……”

  “他明天要是还醒不过来,这条巷子就不能待了,免得到时候被官府查到,做了别人的替罪羊……”

 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嘈杂声音一直在冲击着唐宁的耳膜,听不清内容,让人心烦意乱,他想要堵住耳朵,却发现自己做不到。

  他的意识无比的清晰,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哪怕只是动动手指,或是睁开眼睛。

  身体各处隐隐传来的痛感,让他变的更加清醒,一些记忆开始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。

  两个小时之前,他刚刚完成了两篇毕业论文的答辩,顺利的拿到了西北某所高校的双硕士学位,在这之前,为了修改论文,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合过眼了。

  外面环境嘈杂,身体酸痛,睁不开眼------难道他睡着的时候,发生了车祸?

  唐宁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。他有些庆幸,又有些害怕,庆幸的是他还有意识,起码命是保住了,怕的是自己变成植物人,老院长离开之后,他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亲人了,不知道医院会怎么对待一个联系不上任何家属和朋友的植物人?

  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巷口走进来,那是一个小乞丐,衣服破烂打满补丁,却不像其他乞丐一样污秽,乱糟糟的头发下面,一双眸子清澈有神。

  小乞丐走到巷子最深处,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身影,脚步顿了顿,从他身旁绕过去,在他身旁的墙角蹲下。

  唐宁依然不能控制他的身体,眼皮也还重若万钧,但他已经能够动动手指,舔一舔干涩的嘴唇。

  身边忽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似乎是有人走近了,那人在他身边停下,没过多久,便有清凉的液体滑进了他的喉咙。

 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,因为他看到的不是穿着护士服的白衣天使,他看到的是一张脏兮兮的小脸,大概十一二岁,不辨男女,头发也乱糟糟的,唯有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。

  对方的手里拿着一片荷叶,折起来,做成容器,容器里面有水,刚才应该就是用这个喂他的。

  这里也不是医院,他更不是躺在病床上,他躺在一条巷子里,不远处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,彩票开奖大全靠在墙上,正用古怪的眼神望着他。

  唐宁首先需要弄清楚的,不是他在什么地方,也不是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,是他怎么才能填饱他的肚子。

  小乞丐看了看他,脏兮兮的小脸上露出犹豫之色,想了好一会儿,将那只包子分成两半,递了一半过来。

  唐宁看着巷外,努力的将那道背影记在心里。许久,他拿起那半只白菜馅的包子,塞进嘴里,大口的吞咽下去。

  他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有些茫然的左右四顾,向不远处的一汪雨后水洼走去……

  身边人来人往,全都是古人装扮,他迈步出去,绕着街道走了一圈,没有发现摄像机之类的东西,没有一点儿现代科技的痕迹。

  如果不是他的身体,他或许还会有一丝希望,可看着这明显小了一号的双手,左手上那道前几天不小心划伤的痕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……

  他二十三岁硕士毕业,现在这具身体,顶多十六七岁的样子,无论是样貌还是体型,都和之前大不一样。

  他自小对中华传统文化感兴趣,硕士时期,除本专业之外,还拿下了汉语言文学硕士的学位,闲暇时间也看小说,传统的,网络的,对于这种情形再也熟悉不过。

  就在昨天,他刚刚看完了一本名为《逍遥小书生》的历史穿越小说,里面的主角就是在图书馆睡了一觉之后穿越的,和他的情形有些相似。

  不同的是,那个名叫李易的家伙,穿越的时候,脑子里面有一座图书馆,凭借海量的现代知识,在异世界裂土封王,最后和一群妻妾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。

  其他类型的穿越小说他也看过一些,别人穿越了,都有戒指、系统、图书馆,在白胡子老爷爷的指导下,踏上一条逆天的绝世强者之路……

  他连自己是谁,家住哪里都不知道,穿越者混成这个样子,除了还不能接受穿越的现实之外,他还有些伤心。

  他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,没有系统,没有金手指就算了,好歹让他知道自己是谁,家在哪里,这是什么地方,下一顿还能不能吃到白菜馅的包子……

  腹中饥饿难耐,心中郁闷透顶,唐宁忍不住抬头竖起中指,怒骂道:“贼老天,要不要这么……”

  街道上,人群中,一名年轻男子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影,高声道:“快,快把绣球给我抢回来!”

  一群王八蛋,自己都这样了,他们还要抢走凶器,销毁证物------他们还是人吗!

  有凌厉的声音响起,唐宁睁开眼睛,看到几名穿着古装剧中官差衣服的人快步走过来。